迟暮

这里迟暮/烨都可以!沉迷安雷中无法自拔!喜欢画画(嘛虽然不好看)然后就没了。

【安雷】

少年时期对爱情这既又深奥却也短浅的爱情是迷茫的。他们哪懂那如深渊似的悲苦而甜蜜的感情,只是期翼着与喜欢的人相处,谈笑,拥抱,和一个青涩纯情的吻。竟是这些事,说到也是不易的。在道德的指责下,无非也只能作罢,失去了少年们那最纯真的爱情,开始进化,开始腐蚀自己的初心。“「爱」是什么?”瞪着自己颤抖的手,那了然已染上了墨。


“不能永恒忠守自己的挚爱,在下的道义又何存呢。”褐发的骑士轻声叹息,忆起往事,也不过少年时代的鲁莽。

“爱情也不过拘束自己的枷锁罢了,于我讲自由更胜一筹。”紫眸的海盗嘴上顽固着,心里也不经意思恋往日的唠叨声响,如今已然消失。


【安雷】随笔(大概?

深秋时节是夹杂着淡淡凉意的悲伤。不过中午累了睡个懒觉,便是觉着寒意刺骨。也没有人为他盖上薄被。因为?因为那个人昨晚被叫回去了。便只留下一人在空荡的房子里无聊。挠了挠杂乱的发丝,随手拉了一件格纹衫便单肩挎着背包出门了。直到走到公交站,才发觉自己穿少了,上身一个紧身衣套一个牛仔外套,下身就单着一条破洞牛仔裤,冷空气刺着皮肤探入骨髓。“啧。”不耐烦一声,便靠在了石柱上单手插着裤兜,另一只白净修长的手翻着手机。公交车带着那令人愉悦的声响驶来。跳下公交,便“嘶”的一声寒意入骨。悠闲踱步的跨步行走,在拐角处便撞着了一个人。“啊……雷狮?你手怎么这么冷?!看吧!又穿少了!走走走,跟我回家穿厚去。”暖意顺着手掌透过血管传达到神经系统。真暖和啊……不由自主就抱上了身前唠唠叨叨的人。“我冷。”身前的人一顿,转过头来,轻轻一声:“嗯,我知道。”随后交换了一个温暖的吻。


是聊天记录……但是子有点多就没码出来。(画画去了

是上课画的,哦毕竟地理老师太啰嗦了。

全是上课摸鱼——对没错我就是不想听课。

字挺差的……是不知道什么鬼的东西。

上课无意想到的,于是记录了下来。